短腿小藏獒

和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,别问是劫是缘。

这几天一直在偷懒,窝在寝室看怀旧小说,看到知乎上有人在找《凤还朝,妖孽王爷请让道》,我嗤之以鼻,意淫者给意淫者的安慰。接下来就是打脸,从挑挑拣拣囫囵吞枣浏览一遍,到找出原版从头一一细读,我中毒了。这几天,我迈着小短腿,挠开空间的一扇门,从北夏荒凉的边境到将军府的梨花满园的绣楼,再到夜深露浓的芳菲苑。我越过山丘,眺望枝头,头抵红墙,不敢高声,墙那头是你,苏若清。未完待续

评论